每年夏天都难以避免争论的问题之一,是哪里最热。

对于全球国土面积第3大、拥有至少5种气候类型(18种细分类型)的中国而言,这个问题确实不好回答。

何况,每个人拥有自己的感受。所以在面对火炉城市讨论的时候,很多人往往会觉得:我住在这里,我就觉得很热,凭什么我这里没上榜?

那么到底哪些城市才是真正的火炉呢?传统的“四大火炉”还能坐稳自己的位置吗?

日趋稳定的中国火炉排名

看着天气APP上显示的气温数据,站在室外的我们经常会觉得这个数字好像不太准。如果想在数据有限的情况下尽可能地还原个人在不同地方对热的感受,综合考虑湿度、风速影响的“室外体感温度”[1] 会是比“气温”更适合的指标。

基于新浪微博用户@ 王_晓磊 根据美国国家气候数据中心数据整理更新的中国气象历史数据(https://beijingair.sinaapp.com/),数读菌计算了室外体感温度为基础的各类指标,对全国31个省/直辖市/自治区(不含港澳台)的省会城市酷热程度进行了排名。

火炉

为什么只对省会城市进行排名,难道其他城市的人就不觉得热吗?

这个问题在数据分析的过程得到了完美解答:如果对全国300多个地级行政区的酷热程度进行排名,那么前20名将有极大概率由海南、广东、广西3省各城包揽。

为了留住各大火炉的面子,数读菌这里只对省会城市进行了分析。

火炉

上图呈现了1973-2018年间,7-9月室外体感均温至少1次排名前10的省会城市。

广州、南昌、海口、南宁4个城市在四十六年间体感均温始终大于29 ℃,霸榜前四。除了海口为热带季风气候,其余三城都属于亚热带季风气候,低纬度为他们的夏季带来了充足的太阳辐射量,是这些城市长期以来让人们觉得酷热的重要原因之一。

唯一有机会冲击前四的武汉,在1991-2000年间体感均温逼近南昌,达30.33 ℃,不过此后体感均温呈下降趋势,排名渐降。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城市是福州,其体感均温从1973-1980年间的不足28 ℃持续上升,至2011-2018年间已达30.23 ℃,成为近年来霸榜四城之外最热的省会。

有读者可能会好奇为什么新疆没有上榜。新疆作为陆地面积第一大的省级行政区,其内部气候存在不少差异,省会乌鲁木齐的夏季并没有想象中炎热。

不过,火焰山吐鲁番的热名不虚传,7-9月室外体感均温可达29.56 ℃,更不用提建国以来的历史记录极端最高气温就发生在吐鲁番(2019-08-18,49.6 ℃),只是由于并非省会,因此未能入榜。

看见数字,我就觉得热

尽管不及吐鲁番,省会城市的极端高温也不容小觑。

为了更好地反映某个省会城市最热能有多热,数读菌选取了每个省会城市7-9月室外体感温度排名前1%对应的数值,并计算出比这更高的极端高温出现了多少天。

火炉

上榜省会的每个极端高温都比人体正常的体温要高,真是看见数字就能感觉到热浪来袭。

北方城市西安、郑州入榜,室外体感极端高温下限分别为38.42 ℃、38.08 ℃,1973-2018年间体感温度高于高温下限的天数分别为27天、22天,基本上两三年就能遇到一次,并非十分罕见。

就在今年夏天,河南商报6月3日的报道称,郑州成为全国首个分钟级气温达到40 ℃ 的省会城市,河南省域内其他城市甚至有气温超过40 ℃的。[2]

虽然高温发生在6月,与上图数据的时间跨度并不重合,但也足以证明在极端高温方面,郑州及其所在的河南城市同样不容忽视。

杭州、广州极端高温出现的天数最多,均为32天,室外体感极端高温下限分别为40 ℃、39 ℃,平均来说每隔一年多就能碰上一回,可能比你微信上某些好友的见面频率更高。

中国天气网在2019-08-18曾报道,杭州当时已连续五天最高气温冲上了40 ℃,可以说是“田水沸如汤,背汗湿如泼”。[3]

再黑的夜,也挡不住热浪

对于温度的感受,除了平均温度、极端高温这类通过一个数据点表示温度集中趋势以及极端情况的指标外,呈现一定时间段内温度变化大小的指标也十分重要。

简单来说,如果一个地方无论白天还是晚上都那么热,会让人更绝望。

火炉

从上图能够看出,海口、福州、广州、南宁四城的体感温差显著低于其他城市(至少相差超过1 ℃),在纬度低与离海近的协同作用下,夏季生活在这4个城市的人即使在晚上也很难感受到明显的凉意,一天下来不同时候的体感温度和日平均体感温度的差别并不大。

相比较而言,上图其他城市的体感温差较大,一天当中会有相对较为明显的室外体感温度低潮期,实属难得的凉意。

如果说一天之内的体感温差小到已经足够让人绝望,那么几十天之内都很热就更让人无奈。

虽然前文的统计范围是常识中比较热的7-9月,然而有些地方热的时间甚至比这更长。

研究显示[4],人体最为舒适的体感温度为18-23 ℃,体感温度在23-28 ℃之间就会有热的感觉,在此之上会觉得炎热,开始感觉难受。

火炉

100天,将12个城市分成了两个世界。

在海口、广州和南宁,长期以来每年室外体感温度大于29 ℃的天数都超过了100天,也就是说每年都有超过3个月的时间让人热得难受。

这3个城市集均温高、温差小、时间长于一体,可以说是最热省会综合排名前3了。

与体感均温变化趋势类似,福州的酷热时长增长也让人注目,每年的酷热时长在1973-1980年间仅为45天,约1个半月;在2011-2018年间变为每年87天,近3个月,酷热时长增长幅度超过90%。

福州可以认为是1973-2018年间变热程度最大的省会城市。

其实全国的夏天都变得越来越热

福州可能是46年间国内居民感受变热幅度最大的城市,然而它并不孤独。在全国300多个地级行政区,1973-2018年的趋势同样是越来越热。

火炉

全国范围而言,1973年7-9月的平均气温约22.49 ℃,2018年升至23.53 ℃,平均气温升幅超过1 ℃。

对于国土面积如此大的国家而言,平均气温提升1 ℃的难度,远大于你的卧室气温因为空调或暖气而降低或升高1 ℃。

全球的情况同样不容乐观。根据NASA的数据,2019年6月是历史记录中全球最热的6月,即将过完的7月也有可能获此“殊荣”。[5]

在越来越热的夏天,能救我这条命的,就只有空调了。

附录:

室外体感温度公式(中国气象局、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通用)

室外体感温度 = 1.04*T + 2.0*e – 0.65*v -2.7

其中T为气温(℃),e为实际水气压(kPa),v为风速(m/s)

参考资料:

[1] Steadman, R. G. (1984). A universal scale of apparent temperature. Journal of Climate and Applied Meteorology, 23(12), 1674-1687.

[2] 河南商报. (2019, June 3). 郑州成为今年中国第一个"喜提"40℃高温的省会城市. Retrieved July 25, 2019, from https://www.chinanews.com/sh/2019/06-03/8854554.shtml

[3] 中国天气网. (2017, July 26). 罕见!杭州连续5天破40℃ 浙江高温月底前后有望缓和. Retrieved July 25, 2019, from http://news.weather.com.cn.quanchaoduo.cn/2017/07/2746362.shtml

[4] Matzarakis, A., Mayer, H., & Iziomon, M. G. (1999). Applications of a universal thermal index: physiological equivalent temperatur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biometeorology, 43(2), 76-84.

[5] Samenow, J., & Freedman, A. (2019, July 15). Earth just had its hottest June on record, on track for warmest July. Retrieved July 25, 2019, from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weather/2019/07/15/earth-just-had-its-hottest-june-record-track-warmest-july/?noredirect=on&utm_term=.96ecd5fe8445